山海关大战决定中国历史进程的

发布日期: 2019-11-03 22:10:08 浏览次数: 5 作者:

这座号称"天下第一关"的要塞,

山海关想必会大概率胜出,倘若评选万里长城上最有军事气息的景点,尽管建关时间并不久远,却经历过数次惨烈而意义深远的大战,其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无疑是明末清初那场一片石大战。在一片石大战结束的280年后。另一场规模更大?搏杀更残酷的?

却由于缺乏具有足够声望的继承者,

此消彼长之下是谁也吃不掉谁,

同样在那里故地重演。这就是直系与奉系军阀之间的山海关大战;一山不容二虎北洋军原先是袁世凯控制下的清末北方新军力量北洋军原是袁世凯在清末一手打造的新式军队,他们曾在清末民初的政治舞台上,发挥了决定性的影响。长期为袁世凯一人掌控,这个强大的军事集团,因而在袁死后就分裂为多个。

大家互相争权夺利;在北洋的各个支系中,尤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和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最为强大。两大派系分别以中原和东北为。

各自拥兵十数万;从而成为20世纪20年代中前期,袁世凯死后缺乏强力人物的北洋军也就分崩离析然而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作为当时中原大地上最强势的两支势力,大半个东亚大陆的主宰。无论直系还是奉系都不想与对方共享整个天下的统治权?因彼此之间的一决雌雄,势不可免,直系大将吴佩孚就在第一次直奉战。

从而迫使后者不得不将触角完全退出山海关以内,

经此一战。

早在1922年,大败外强中干的奉系首领张作霖,直系的势力范围遍及除东北与岭南以外的整个东亚,直系首领曹锟也得以贿选当上了北洋系控制下的最后一任民国政府总统。直系一跃成为当时的最强者;统一天下似乎指日?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

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吴佩孚遗憾的是:作为北洋派系中分裂出来的一部分,直系不仅无法取得另外几大派系的认同;甚至连内部日益激烈的争斗都不能平息,曹锟企图借机夺取大总统之职;一度遭到吴佩孚的反对而搁浅;虽然最后曹锟力压吴。

如愿以偿当上了总统,

并驱逐了黎元洪,在北京,曹的部分手下和亲友皆因吴功劳大而视其为自己控制内阁的障碍,吴本人性格确实孤傲跋扈。但直系内部由此产生了津保派与洛派。

与曹的手下们无法共处,靠着贿赂当上大总统的曹锟在地方上;吴为了"武力统一"计划;他先后免去直隶督军王承斌所兼的二十三师,河南督军张福来所兼的二十四师。千方百计想要削弱地方割据势力。湖北督军萧耀南所兼的二十五师等师长之职,王怀庆的十三师师长。

还想削掉江苏督军齐燮元的第六师,加之出尔反尔撤掉冯玉祥的河南督军官职,从而直接与这些地方大员交恶。促使他们秘密组成直系内部的反吴同盟。吴佩孚曾自比关云长,讽刺的是:而他在得罪部下同僚的做法上也确实与关羽别无二致,在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前。直系内部早已人心纷乱;危机四伏,吴佩孚的强力作风让他在内部就树敌太多奉系的一盘大棋奉系势力的掌门人张作霖直系的敌人同样汲取了过去失败的。

他裁撤了大部分老兵老将,

在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后,张作霖痛感那些昔日以"绿林"出身的军队班底素质差。一遭遇强敌即溃不成军,于是着手予以整顿,如留日士官生姜登选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副监,大力提拔留学生或军校毕业生。许以整编训练军队。

同样留日的士官生韩麟春为炮兵工厂总办,奉系部队的150毫米榴弹炮老张还成立了东北讲武堂以培训军官骨干,这些措施均让奉军素质大为。

甚至招收飞行员筹建空军;至第二次直奉大战前夕,骑兵5个旅,奉张已经拥有步兵27个旅;炮兵2个旅;与两年前相比可谓脱胎换骨,兵员25万人。不仅如此,张作霖还试图在外交层面上孤立直系,在第一次直奉战。

张的信使频频拜访皖系首领,

奉系积极联系早已四散的皖系势力;北洋老帅段祺瑞。张的代表也抵达上海,与掌控浙沪的皖系残余势力卢永祥结成军事同盟,磋商共讨曹,吴。

奉张又加强了与广东孙中山的联络。

奉方的杨宇霆,

逐渐形成了一个反直系的奉皖粤三角联盟。

张也施展各种手段拉拢曹吴的非嫡系部属,

打败曹吴之后。

韩麟春,粤方的汪精卫,不断南下北上;谭廷闿等代表,就这样,商讨合作事宜,正在接受检阅视察的奉系空军甚至在直系内部。张作霖曾在与冯玉祥联合召开会议时,当着众多军官的面,指称后者拿了自己两百万大洋。而冯言辞尴尬,无法反驳。此事足以证明冯早在战前即已与奉张暗通款曲,在曹吴尚志得。

不知不觉的之时,奉系已从外至内完成了反击直系的军事战略布置,一场恶战已经不可避免了,1924年9月13日,羽翼丰满,以声援江浙战争为名向直系北京政府宣战。第二次直奉战争。

奉系组建了6个军;

仅进口日本和意大利的军械就有超过万支步枪,

准备充足的张作霖。厉兵秣马的奉系部队为准备此次作战,12门大炮,24架飞机和800颗航空炸弹;兵力达17万人,全军分为三路进发,其中以张学良。郭松龄为帅的第三军和姜登选,几乎占全部进攻兵力的。

直系吴佩孚则分别委派彭寿莘。王怀庆,韩麟春为帅的第一军担任主攻山海关的任务,冯玉祥为己方。

三军总指挥,包括后勤援兵在内,超过了25万人;其中第一军负责抵御山海关当面。

炮兵装备也不如奉系,

更重要的是:

其内部派别心怀鬼胎,

虽然直系的军队规模看似更大?但军士素质较差,远不能团结一致共同御敌;因此其作战效率大打折扣,直系的军队在各方面都已经弱于奉系艰难的突破奉系大佬们的合影9月15日。郭松龄等率领奉系劲旅南下至山海关一线,张学良。与早先调防至该地的直军彭寿莘部形成。

并很快激化为恶战。

因此发动进攻的奉军完全没有防御死角可言,

致使冲锋的奉军伤亡惨重。

17日开始。双方之间爆发冲突;山海关地势平坦,关隘牢固,非常适合防守者阻击对方。驻守当地的直军第十五师既是直系精锐。又有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依托。直军用架设在牢固工事内的数十挺马克沁机枪密集扫射。一辈子都没有展现出任何能力的张学良讽刺的是:战后张学良在访谈中表现的非常看不起吴佩孚!嘲笑对方不懂军事常识,然而从山海关攻坚战的经历来看;逐次增援以致被己方各个击破;我们同样看不出张少帅有任何高出吴大帅的军事。

他所亲自指挥的第三军,

甚至一度打到子弹告急,

最后不得不荒唐地燃放鞭炮供士兵壮胆;

在进攻中付出无数人命,但依然没有办法前进一步。9月2930日。奉军调来大批新式大炮,甚至出动飞机轰炸直军工事和营房。弄得后者的阵地一时硝烟。

但因为技术太差,

终因伤亡过大不得不停止行动,

战场上的奉系炮兵志大才疏的少帅,

基本上没有让直军受到太大伤害;奉军再次向直军阵地发起猛攻;10月4日7日。又遭到依托牢固工事的对手阻击,显然无力担负起独自攻克山海关的重任;但受命前至长城一线的奉军并非只有他和郭松龄一部,姜登选,在第三军受挫雄关的同时,韩麟春的第一军却注意到九门口的直军内部有异常举动,故而将其当作突破长城的重要。

该旅旅长冯玉荣乃是吴直接任命;负责防守九门口的是直军第十三混成旅。与部下张。杨两个团长龃龉不断,互为犄角;冯原本将两个团分别驻守荒山口与九门口,设防严密,导致驻守在北侧的黄土岭的直军一个营突然于10月6日夜。

这让直系的防御体系出现断链;

但由于将帅不和,在FT17雷诺坦克掩护下冲锋的奉系步兵10月8日,姜登选第一军所部孙旭昌团。轻而易举地经此地越过长城,随即向九门口实施包抄,奉军二,六旅向九门口冲锋数次。死伤。

自己又下令在后面布置机关炮,

韩麟春在各连挑选敢死队,一时未取得进展;让他们携带炸弹冲锋。阻止败兵溃逃,胜利天平逐渐向奉军倾斜,韩亲自指挥激战四。

孙旭昌团也在九门口取得突破,该团受过山地作战训练,精通步炮配合,作战中担负侧击九门口直军的。

内部孙,

冯玉荣所部直军战力因奉军重炮轰击日益削弱,杨二团长又在关键时刻不服指挥,临阵脱逃。终致直军军心涣散。无力抵御九门口之敌,九门口失。

在军事上意义重大;

冯玉荣因畏惧吴佩孚的严厉处置而服毒自杀。第十三混成旅残部退守石门寨,所余败兵已不足。

退也能依托险地据守。

奉系步兵的重型迫击炮僵持不下奉系军队的一处临时炮兵阵地九门口的失守,不仅让直军士气大挫;而且在曹吴的中原防线链条上,打开了一大缺口,奉张则可凭借这一优势。进可南下攻城略地,得知上述不利消息后,12日,吴佩孚立即带领自己嫡系的直军精锐第三师增援九门口,直奉两军在山海关以南25公里处的石门寨再次发生激战。直军首先向已占据九门口南部有利地形的奉军发动总攻,其经过一如几日前那样。

并自掏腰包十万大洋用于犒赏士兵;

只不过攻守之势颠倒而已,直系军阀的军官与士兵战斗中,吴佩孚亲自与彭寿莘督察前线,彭也出资三万。

让直军士气复振,彭还选出敢死队三百人,携手枪。手榴弹反复进攻奉军阵地。无法取得突破;但均遭到奉军优势火炮的轰炸。双方在沙河寨,赵家峪。黄土营一线形成。

15日。

难分胜负,还是孙旭昌团打破了战场僵局,该团反冲击突袭直军高地。韩二人遂命令奉军主力发起反攻,一举突破直军防线。与此同时,山海关外的张学良,力图让对方首尾不能相顾。郭松龄再次从正面猛攻直军工事;郭选派了3000名敢死队员冲入直军阵地展开。

奉系部队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超过了直系的人马16日晨,

双方均死伤惨重;奉军大部开进石门寨。直抵柳江,吴佩孚急调第三师十团一个营。乘卡车赶赴柳江。

山海关当面的战事则一直持续到10月下旬,才阻止了对方进一步的攻势,双方死伤逾万,仅三道关,二郎庙几次战役,直军伤亡即达3000多人。奉军也有八九百人。

即使如此,

身兼直军第三军总指挥的冯玉祥,

直奉两军都未实现战前目标。奉张无力正面夺取山海关;曹吴也没有能力收复九门口石门寨一线失地,从军事角度分析,直系看似处于劣势。但讫至当时却绝无崩溃的可能。曹锟的贪婪浅薄和吴佩孚刻薄寡恩;30年代老照片上的长城沿线二五仔的倒戈倒戈将军冯玉祥的部队然而。在此关键时刻却突然爆发。

在战前受命出古北口,

但他素与吴不睦;并不打算为曹吴卖命。张作霖战前也曾收买冯玉祥;进攻热河的开鲁;但冯同样没有为奉系火中取栗的想法,冯的如意算盘在于观望。如果曹。

则迅速攻打奉军。争取取代张作霖。若是奉张胜。至少也要获得关外的地盘,则迅速倒戈回兵北京。既能够获得张作霖的财政支持,又可以在直系腹地建立自己的根基。一直以倒戈卖队友著称的冯玉祥于是在直奉开战后。冯将自己的第三军编成三个纵队。一边筑路修桥以拖延进军。

19日晚,

20日晚,

冯军迅速按计划后撤。

慢慢吞吞地向北行军。另一边则观望直奉战局进程。当他听闻直系开战被动的消息后,立即做出了倒戈的决定。冯又收到吴佩孚参谋长张方严的电报,促其火速攻奉,电文还称,大局转危为安。在斯一举,此电文进一步坚定了冯玉祥倒戈的。

22日晚进入北京;并于次日发动震惊中外的北京政变。成功会师的冯玉祥军与奉系张宗昌麾下的白俄精锐冯玉祥的倒戈,对在前线指挥的吴佩孚无疑是致命。

直系首领曹锟被囚,这对前线的直军上下而言均是无法想象的灾难;后方补给断绝,加上当面奉军的强大压力;直军已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即使吴佩孚强力弹压。部属阵脚大乱的现状,也无法制止士兵军心涣散,获悉北京政变的奉张,10月2。

吴佩孚首尾难顾,

只能率领嫡系残部两三千人乘运输舰从海路逃走。

下令全军各部乘机猛攻。士气瓦解的直军,霎时土崩瓦解;蜂拥出逃,奉军三路进抵唐山,31日,芦台附近;冯玉祥也攻占杨村;直军大部在两军夹击之下溃散。

眼看大势已去;一度鏖战激烈的直奉山海关大战,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冯玉祥和一片石大战一样。就以如此戏剧性的结局降下。

同样对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这场山海关历史上的大战,它几乎改变了此后中原大地上的政治格局,直系中央政权在此战后遭到极大打击;曹锟从此退出政治舞台。吴佩孚则元气大伤,其精锐嫡系部队几乎消耗。

最终被各个击破,

虽然其规模在入关后得到了补充甚至扩大,

但士兵的战力素质和忠心程度却大大降低了。

以至于他再起炉灶后征召的虾兵蟹将,完全无力阻挡北伐军的攻势,直系地方势力更是成为一盘散沙?再无凝聚之力,看似成为胜利者的奉系军阀;实际上也没有从中得到更多利益?张作霖的主力精锐在山海关恶战中遭受到了很大损失,北洋系的内耗最终成全了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在政治舞。

迅速与冯玉祥国民军及直系地方势力交恶。

很快重蹈曹吴覆辙,见识浅薄的奉张为了夺取最高统治权。北洋各势力就在彼此间的纷乱内讧中消耗了所有力量,最终为新军阀的迅猛崛起铺平了道路,这恐怕是希冀武力统一中国的北洋系首领们所始料未。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
最近更新